討好–懂懂日記 2019-5-31

討好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老侯,車床工人。

喜歡騎行。

看我在處理車子,想要我那輛紅色的公路車,但是他又沒太多錢,問我5000元可以嗎?

我看他的確喜歡。

答應了。

其實,我們關系也一般,算不上特別鐵,我之所以答應,只是因為我覺得他懂車子,識貨,理論上他至少省了5000元,這車是我自己DIY的,當時花了1萬5,沒跑過里程,一直在室內做騎行訓練臺。

嶄新,但是若是想騎上路,還是需要額外花幾千元改裝的,因為這是單速版,沒有變速,這些他都懂。

他開心得不得了,把自己養的一盆花送給了我。

摩托車我有輛大綿羊,一共騎了500公里左右,賽艇300,還改了排氣,接近4萬元,教授很喜歡,1萬元給了他。

搶的最多的是那輛VESPA,而且多是女生要。

但是,我沒賣。

原因有三。

第一、大家普遍沒有駕照,容易低估摩托車的危險性。

第二、大家的心理預期就是兩三千塊錢。

第三、這個車我掛在朋友名下,她人在國外,需要等些日子才能回來。

除非什么情況我會賣?

就是真懂!

真喜歡!

真癡迷!

我選的每一款車都很經典,但是經典就有弊端,就是不實用,沒市場,屬于小眾高分車型,喜歡的人喜歡得不得了,不喜歡的人送也不要。

車行老板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,意思是希望我能把VESPA給他,他愿意按照市場價收,也就是能出到2萬3左右。

我拒絕了。

因為他一轉手就賣了。

我寧愿送給喜歡的朋友,也不想賣給商販。

皇冠,42萬裸車買入,最高配,V6發動機,是改款后第一批,也是最后一批,為什么呢?因為當時依然跟A6平等定位,結果發現市場不認可皇冠了,接著就生產低配版的,新車不到30萬,發動機換成了2.0T的。

公濤一直喜歡。

他去市場上淘了很久,沒淘到。

他的意思是若是賣,就給他,那我不好意思出價,我的車肯定沒問題,一共沒跑幾萬公里,一方面我很少開車了,另一方面我車比較多,能分配到皇冠上的機會不多,基本就是新車模式。

我給出了一個18萬的價格。

既然你喜歡,那就給你。

這是當時整個臨沂市賣的唯一一輛,因為比中配的貴13萬,誰會買???無非音響、懸掛、輪轂不同,都是一些花架子的錢。

但是,行車感覺是截然不同的。

我跟公濤也講的很明確,就是因為你真心喜歡才給你的,若是只是喜歡皇冠這個標,那完全可以去買個低配版的新車,若不是喜歡,給我28萬我也不會賣的,全程4S店保養,司機專車,輪胎都是嶄新的。

這個車跟同級的A6比呢?

后驅是優點吧?

V6是優點吧?

舒適是優點吧?

當時我有輛A6,但是我更喜歡皇冠,低調,而且名字好聽,你想想什么人才有資格坐皇冠?

王者。

我有個親戚是做二手車的,他打電話問我23萬賣不賣?

我說,不賣。

我覺得我的每一款車都是藝術品,應該讓它去尋找懂它的主人,而不是只是代步車,那樣我覺得太委屈了,北方懂皇冠的太少了,我總想起一個鏡頭,有次我在高鐵站停車場,有個中年男人過來搭訕,很熱情,我以為是推銷什么的,結果他摸出了一把皇冠鑰匙我就懂了,我們握了握手,他的車買的早,當時全青州只有兩輛,他買的時候90萬,這么多年,依然沒壞……

在深圳,皇冠特別多,每當遇到皇冠,我總喜歡停下腳步,靜靜的欣賞一番,猜一下年份、排量、配置,例如有的工廠門口停了兩輛皇冠,我能從外觀上判斷出哪輛是一把手的,哪輛是二把手的。

后來,辦公室里有朋友讓我加2萬賣給他,我也拒絕了,拒絕的原因是什么?我真正感受到了公濤喜歡這個車,從我一買了他就希望我能賣給他,而其他人呢?只是覺得這個車不錯,但是未必懂它,欣賞它,一句話,皇冠發動機迷人的聲線、舒適的乘坐感是A6、寶馬5系、奔馳E級都無法媲美的。當然缺點也很明顯,一場冰雹就成麻子了,鐵皮薄,還有就是高速穩定性比德系車差了很多,總感覺仿佛開了一輛10萬左右的車子。

搶皮卡的人最多,但是多數都是要了去拉貨的,我覺得簡直是對我莫大的侮辱,我買的是一件藝術品,你們當貨車去用。

不就是一輛破納瓦拉嘛。

這么理解也對,也不對。

納瓦拉是NISSAN的全球車型,在泰國、澳洲都很常見,我就是在泰國坐了一次喜歡上這個車了,我已經不喜歡大皮卡了,因為大皮卡太長,太笨拙,而且要那么大的馬力也沒有意義,若是越野呢?

這么長的車身,越野還不如吉姆尼,所以我想買個既實用又好玩的皮卡,當時二選一,要么五十鈴D-MAX,要么納瓦拉,動力上肯定是D-MAX更出色,但是納瓦拉更舒適,另外要那么大的動力干什么?

主要是D-MAX是柴油,而我本身有一輛柴油皮卡。

沒興趣再玩柴油了,太吵。

但是,當我決定去買納瓦拉時,發現排不上隊了,因為鄭州日產已經處于虧損狀態了,當時鄭州日產是東風集團的子公司,而NISSAN剛把這個車型引進來,等于一出生就要成孤兒。

我接著聯系,要一輛。(合資車的第一批往往是質量最好的,核心部件多是進口)

很難。

當時正在股改,就是東風作為上市公司想扔掉這個包袱,不良資產嘛。

我找了N波人。

最終排產上了一輛……(先付全款,等待半年)

等待排產是最費勁的,但是只要下生產線了就很快了,從下線到出廠也就是兩三天的事。

一下生產線,我就開了回來,我記得出廠日期跟我上牌日期只差兩天,這個車我還是比較喜歡的,生產線也是比較嚴謹的,小日本也還在,但是股改完呢?

大家都撤了。

鄭州日產未來最大的可能是什么?

成為東風日產的生產基地,完全成了代工廠。

當然,還有一種可能,就是持續研發新車型,也就是做自主車型,但是沒錢沒爹沒娘,也沒有銷售網絡,不現實。

現在,鄭州日產連銷售網絡都快沒了,全是代銷,要放在當年,做鄭州日產是很賺錢的,因為全是政府采購單,高速公路、企事業單位……

車型沒有競爭對手。

時代過去了,現在警車都是長城的天下了。

我是很喜歡皮卡的,在皮卡圈也算小有名氣,畢竟我擅寫,前前后后應該買過五六輛,具體幾輛我也沒仔細數過,從大皮卡玩到小皮卡,上一輛也是NISSAN,那個更傳奇,D22,我記得20來萬買的,去東北跑了1萬公里,自駕了一圈,回來賣給了一個讀者,他也很喜歡皮卡,12萬。

在皮卡領域,NISSAN就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什么長城、江淮,靠邊站!

拉著貨跑100萬公里都很正常,上次我在日產那邊遇到一輛,已經被當神封存了,150萬公里,發動機無大修。我認為所有皮卡里最經典的就是D22與海拉克斯,大小合適,性能穩定,問問修車的就知道,就是不壞,當時我們一起去零下40度的大興安嶺穿越,同行的車子都是新車,只有我這輛D22是零故障,絕對穩定,其它車子都是修了一路,還動不動拋錨在冰天雪地里……

我這個人太善變。

喜歡東西,就是喜歡那么一下下,有了就覺得沒意思了,我買了這輛納瓦拉,幾乎沒怎么開,貌似就沒開出過城,也沒下過地,偶爾媳婦他們開著去送送花,連首保都沒做過,若是平均起來,一周可能開不了50公里。

非常漂亮,如藝術品一般。

大家給我出價都很積極,有出六七萬的,有出八九萬的,我沒發現很合適的買家,畢竟喜歡皮卡的人還是太小眾,我需要找到真心喜歡這個車的,懂這個車的,別覺得那些大皮卡很好,什么坦途、猛禽,跟你講吧,那些都過時了,現在玩大皮卡的多是二手車,跟地痞流氓似的,真正喜歡皮卡的還是喜歡小皮卡,小資一點的就玩塔庫瑪、海拉克斯,不挑剔的就玩D22或DMAX,納瓦拉是新秀,市場推廣得太差,基本沒人買,主要是動力太弱了,雖然是D22的升級版,但是論動力論感覺,比D22差遠了。

有個朋友想買了給他父親開。

我拒絕了,原因是什么?

顏色太騷。

若不是顏色問題,我可以送給我大姐,她有果園,有苗圃,基地里能用得上,但是這個顏色給人的感覺不正干。

算了。

我自認為我的車都是不錯的,至少是幸福的車,家庭比較和睦,生意也不錯,關鍵是我基本都是半賣半送,只要真想要,真喜歡,我基本都給。

我買了本身就是玩的,玩夠了長期停在那里,我都有負罪感,哪怕一天開一輛,一周都未必能輪上一次,關鍵是我現在打滴滴的頻率更高,因為停車是個問題。

敗家子。

買車不是別的,要么買新車,要么買幸福的車,若是因為離婚、車禍而賣的車,千萬別買,每輛車都是有能量場的,按理說我是最不迷信的人,但是我遇到過很奇葩的,最典型的就是我那輛C5,我開著的時候,每個月都出小事故,光在高速上爆胎就三次,就是120的速度,突然輪胎炸了,也就是比較冷靜,否則,早見閻王了,還在高速上撞過護欄,那車我7萬就賣了,也是準新車,開了貌似有兩年?24萬買的。

為什么這么便宜賣了?

就是因為北方不喜歡雪鐵龍,沒人收,后來有個車販子看到了,意思是幫我掛掛試試,我就明確跟他講了,我只要7萬,多了都給你。

為什么要7萬?

因為這個車我只花了7萬,剩余的錢是幾個朋友湊的,意思是懂懂老師要買車了,怎么不贊助贊助?A贊助個輪胎,B贊助個方向盤……

當時有個讀者特別想要這個車。

我堅決不賣給他。

講了原因。

他不介意。

可能這個車就跟他有緣,他在市場上挑來挑去,又把這個車挑去了,13萬5成交的,嶄新的車子,當保險過戶時才發現,竟然是我那輛。

我之前寫過這個事,后來呢?

他現在已經破產了,我偶爾還能收到貸款公司發來的侮辱性的短信,還帶著他的身份證照片。

類似的車子還有一輛,奔馳E300,加長版的,一共跑了8000公里,撞了以后修復起來的,價格很便宜,讓我們這邊一個干保險的姐姐買來了。(從保險內網買到的)

很場面的車。

去年還讓我幫著賣……

我拒絕了。

這個車也是故事不斷。

剛買了新車,跟男朋友在車里親熱一下吧,她脖子上掛了一個小星星似的吊墜,劃到了小弟弟,血都止不住,噴射狀,又不好意思去醫院,畢竟彼此都有家庭。

這個車原籍是河南的。

她聯系我,希望我能找河南那邊的朋友幫著查一查,到底出了什么事故,咋這么邪乎?

你看,為什么法拍房往往賣不上價?

原因,就是大家覺得這是負能量場,若是房子風水好,咋可能主人破產了呢?!

所以,我寧愿買新車,讓幸福從我開始,也不買二手車,那雪鐵龍C5怎么解釋?那是我一個朋友賣給我的,她在4S店工作,這應該也是她人生中一直覺得很愧疚我的一件事,這個車是一輛庫存車,甚至可能是試駕車,賣給我的時間是2012年,車子實際出廠日期是2009年,當時開到我家的時候已經幫我掛好牌了,我一直到賣車的時候才知道這個車子是2009年的車子,后來我特意問過她,她自己支吾了半天說不知道什么情況,再后來單獨請我吃了一次飯,說了一句:對不起。

我覺得我太好說話了,太信任她了。

讓她幫我選的車。

當時是發生了什么事呢?

我買了一輛帕拉丁,也是日產的,也是限量版的,臉譜版的,就是整個車身如京劇臉譜一般,結果呢,我去提車提不了了,因為爆發了抗日情緒,打砸日系車,于是提議我換一輛吧,但是錢不能退,她家正好也做雪鐵龍。

我說,那你幫我換個同級的吧。

就開了一輛C5給我。

現在?

早倒閉了。

臨沂有個朋友,就是買全國第一輛奔馳G2019款的那哥們,他每一輛車都不賣,一直持有到老,他的計劃就是買10輛自己喜歡的車子。

我為什么做不到?

還是窮。

覺得占位置,還有就是每年要買保險之類的,與其如此,不如賣了吧,給喜歡的人,而且我選的還是中端車型,價位基本上都介于20萬到50萬之間,就是虧本也不心疼,這樣可以不斷的更換,不斷的體驗。

我選的這些車型,太小眾,到了市場上,都是白菜價。

畢竟多數人買車,還是想代步的。

例如很多人問路虎衛士,我直接就拒絕了,因為你買了當代步工具的,沒有任何意義,也不適合,這個只是個玩具,自己把玩,喜歡,別的都不能干,而且只適合做家里的第三或第四輛車,另外對這個品牌不熟悉,你要了有什么意義呢?

關鍵是,你不懂它。

不知道它的樂趣所在,它最有價值的地方其實是兩點,一是個性,你看,這男人真有品位,你就是開個奔馳G也未必有路虎衛士有品位。二是圈子,全國就500來輛,每年都搞年會,可以百度一下,每次都是大聚會,連港澳車子都專程來參加,我上次去深圳還有香港的車友專程過來請我吃了頓飯,我的車子在這個群體里更獨特,顏色唯一,我總是自詡,鶴立雞群。

我學牛哥,把車都賣掉,要么騎摩托車,要么騎自行車,要么步行……

房子也在賣。

我有套房子,學區房,當時是計劃買了給孩子讀初中用的,離學校很近,步行就能去,我買的時候60萬出頭,現在能賣120萬,還帶一個車位一個車庫,慢慢賣能賣130萬。

我自己發了朋友圈,100萬。

做中介的姐姐看到了,接著告訴我:抓緊刪了。

她幫我掛了125萬。

當天中午就有兩個看房的,她讓我送把鑰匙給她,她慢慢幫我賣。

我說,到時你給我100萬就好。

她說,不,我要1萬就行,你賣100萬太扯了。

我們業務對口單位有個主任叫老李,他看到了我的朋友圈,接著發來了語音請求,問我能否看看房子?

我答應。

帶他去看了看。

他問,90萬可以不?

我說,你真喜歡,可以。(我賣東西沒有耐心,就是我不喜歡別人頻繁的找我看房子、砍價之類的,我覺得只要是我不虧本,有點利潤就可以,我只是做減法,不是靠這個賺錢,還有就是我賣車子賣房子不是很心疼,因為很多時候并不是我自己出的錢,所以感覺賣多少都是賺的。)

他說,我回家跟你嫂子商量一下。

我跟中介姐姐大體一說,意思是暫時先別發廣告了,他可能要,反正我也賺錢了,而且賣給朋友還能搭個人情。

中介姐姐生氣了:你瘋了?你真有錢也不至于這樣,有錢也要過日子,真懷疑你這性格怎么賺到的錢,買不喜歡等,賣也不喜歡等……

我是去深圳后想通了一些事。

就是把一些不再流動的資產,盤活。

賣掉不就是盤活嘛。

然后置換成具有流動性、增值性的活資產,例如把縣城的房子逐步置換到一線城市,深圳、上海我都有渠道買房,但是都需要全款,很有壓力,在上海再便宜的房子也要500萬吧?在上海我完全可以從銀行買房產抵押債權,然后我再參拍,這樣等于我以低于市場價20%~30%買房,我有上海朋友是專業做這個的,不良資產收購,他光慫恿我去上海買房至少慫恿了10年了,我一直都沒行動,是后來我把他介紹給牛哥,牛哥都流露出敬佩之情,我才重新重視他,他是個教授,教法律的,學生滿天下,生意做的比學問好,我過去有性格缺陷,從來不愿意低頭求任何人,總覺得低頭是一種恥辱,實際上我手里資源太豐富了,前天牛哥跟我講我們有個朋友提拔了,一個大姐,我的讀者,已經到了草根能爬到的最高峰了,能管很多人了,我很隨意的回了一句,那還不是要聽我的!

總是如此的自不量力,把別人謙卑的修養誤讀為了他們的臣服……

現在國家戰略是什么?

東部引領,京津冀協同發展,長三角一體化,粵港澳大灣區,海南島全面開放,長江經濟帶,一帶一路戰略。

實際上,就兩大經濟區:長三角、珠三角。

那套房子,老李覺得價格還是略高,意思是他不是首套房,公積金也貸過了,跟我商量二選一,要么他分期給我,要么再適當降降。

可能是平時我給了他錯覺。

例如他偶爾幫親戚賣點花生油之類的,他給我推薦,例如35一桶,我直接跟他講,我要20桶,按照50元/桶計算。

就是哄他開心而已。

他很開心地帶我去拉油,這些油我要了沒半點用,因為我不吃這些農民自己壓榨的花生油,一般都是順手送球友或騎友。

我這種性格是有缺陷的。

心理學上叫討好式性格,就是生怕別人吃了虧,喜歡委屈自己,賣車賣房,生怕別人買不起,能降則降。

我買別人的東西呢?

又怕別人吃虧,維維有套房子,我看中了,他的意思是可以原價給我,就是一分錢不要,若是不賣給我也可以,就是他買上家具讓我過去住,我猶豫了很久,我的確很喜歡,但是我不可能平價要,即便是真要,我肯定給加10萬元,而且我還要承擔所有手續費用。群內老哥轉讓他的電摩,我很喜歡,他是9千買的,他想賣給我7千元,我給了他9千,我知道他買了沒騎過,只是葉公好龍,就當給我磨合了。

因為我拒絕分期,老李沒要,主要是我覺得中介姐姐講的有道理,而且她很有把握能賣掉,她認為若是實在著急了,110萬完全有中介會直接收。

前后也就是兩三天,賣了。

121萬。

同等戶型也有賣120萬的,但是比我少一個車位,還有就是我的位置更好,買家是一個農村婦女,老公在國外打工,別覺得她傻,她有親戚在縣城,精的要命,非讓把空調也送上……

我要100萬,中介姐姐不同意,最終我拿了116萬,她拿了5萬,拿了這5萬她也覺得不安心,在我媳婦那邊定了3萬元的花,等于錢又回來了。

媳婦支持我做這些不?

雙手贊成。

你要這么想,我為什么要做這些?

還不是為了打發她開心嘛,她的夢想是去大城市生活,包括賣車也是如此,總不能把這些車子都開去吧,牌照就很難解決,我只搞到了一張牌照,需要先給買輛女士車,給媳婦用的,媳婦這邊的車子我也幫著賣掉,這個車子倒是搶的人更多,真正的女士車,一年跑不了1000公里,小刮小蹭倒是不少,沒有超過1000元的理賠,但是發生頻繁,甚至一個月要來這么一次,要么自己刮到墻了,要么刮到樹了……

但是,我這幾天也在反思一點,就是我轉變有些大,用力太猛,讓大家很不適應,我爹好幾次都想單獨跟我聊聊,但是又怕我多想,欲言又止了。

田哥找我。

很久不見了。

他說,我以為你在深圳不回來了呢。

我說,咋可能呢。

他說,你去大城市發展是可以的,你有文化,識字,就跟我似的,去了能干什么?看大門?扛麻袋?除了這些咱什么都不會。

他比我小好幾歲,事業有成,在縣城開了多家餐飲店,小有名氣,在青島、濟南都有房產投資。

前幾天剛去青島買了一套。

我問,為什么選青島?

他說,咱做個假設,假設10年后的青島能比上今天的深圳,那么房價是不是也可以對標上?

我說,不可能,青島十年也追不上深圳,因為人才流向是一個加速過程,青島留不住人才,只是一個旅游城市。

他說,這一屆班子是很厲害的,專門去深圳招的商,給出的口號就是深圳能給的待遇,我們也能給。唯一的短板就是冬天太冷了。

我說,氣候也是南遷的重要因素,過去是農耕時代,老少爺們都被拴在地上,現在不同,可以隨意搬遷。

他說,你去發展挺好的,就是以后見面少了,想想都覺得挺郁悶的。

但是,他說的話我覺得刺中了我,你看,我們都算在縣城里混的不錯的,就像他,80后,靠自己的雙手應該有千萬家產了,而他在大城市卻沒有立足之地,不是說活不下去,而是活的沒有尊嚴,沒有文化,沒有朋友,能干什么?

只是去生活?

坐以待斃?

沒有存在感。

他說的是掏心窩的話,而且不是沒有闖蕩過,他全家去過北京,又回來了,就跟我媳婦一樣,她可能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去大城市,可能是覺得大城市體驗更好?吃的好,穿的好,玩的好,孩子讀書好。

除了這些呢?

她沒思考過。

她有沒有思考過生計問題?

她不需要思考,因為她覺得自己的老公完全沒有問題,若是讓我媳婦只身一人去深圳發展呢?她很難找到一份5000元以上的工作,生活都成問題。

當然,現在她是很自信的,我們家在深圳太如魚得水了,我們在深圳有8000多讀者,我媳婦去深圳,接機是什么場面?上次去,接機團11人。

都說去大城市,但是卻很少思考,去大城市干什么?

我去中介姐姐那里送房產證時,有個小伙特別熱情,倒水端茶,說話都用“您”,我問,你以前在北京干過?

他笑著說,沒有,在上海干過兩年地產經紀人。

我說,能感覺到。

我在深圳看了那么多房子,接觸了很多中介,多是類似的服務,甚至更加的謙卑,真的把客戶當上帝去招待……

賺這么點錢,真不容易。

老田問我,董哥,你真的想去嗎?

我說,不想。

我去深圳,可能會賺更多的錢,但是我成不了一個更加出色的寫手,若是按照我現在的發展趨勢寫下去,我可能有一天會成為莫言,即便在文學成就上達不到他的高度,但是我肯定會在有生之年篇篇達到10萬+,我的10萬+不同于當下的10萬+,我理解的就是王安憶或賈平凹的首印10萬冊,是真正的鐵桿粉絲,有思想、有高度的讀者。

倘若我去做了生意呢?

因為沒有天賦,很難有上升空間。

單純為了孩子教育,我更不看好一線城市,我有這個心完全不如讓我們的家族更加的殷實一點,在經濟基礎上、眼界上,給孩子更高的高度……

我摘抄過一個觀點:只有通過一代接一代的積累生產資料,家族才有進一步的可能。而當前看重的培訓班、重點學校等因素,其出發點僅僅是將來出賣人力資本的時候能賣個好價錢而已。這些培訓班、學區的概念還存在一個陷阱,它不僅不能幫助這一代人實現生產資料的積累,反而還要消耗大量寶貴的金錢,起了反作用。

這個觀點,我是認同的。

前幾天,我回家上墳,家族聚餐,我仔細觀察了一下,大家吃飯還是狼吞虎咽,理論上我們屬于整個村子里比較出色的家族,闖蕩的都不錯,但是其本質還是一群地道的農民,我爹是,我也是,上來一盤肉,大家猛烈地一頓夾,沒了,我爹肚子越來越挺了,每次見他我都提醒一句,少吃點,但是我知道對于一個在農村待了半輩子的人而言,少吃點是不可能的,農村無論男人還是女人,一旦有了大吃大喝的機會,肚子都會挺起來,不信?可以看看朱之文的肚子,現在仿佛懷胎十月了。

我們剛剛過上稍微不錯的日子。

一去大城市。

又開啟了城市貧民模式。

照照鏡子,看看自己的出身,自己的父母,自己的家族,再看看自己,覺得一切已經逆天了,但是還是獨苗模式,還需要厚積薄發,需要沉淀,回歸本質,賣車也好賣房也罷,籌錢都是假象,倘若我真需要錢,我隨時可以要到,是我想跟過去說再見,做個了斷,過去是幼稚,得瑟,不知天高地厚。

安安穩穩的騎個小木蘭,上班,寫作,打球。

已經很完美了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