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巴掌–懂懂日記 2019-6-2

一巴掌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妹妹鬧離婚。

不過是幾天前的事,當時妹妹給我打電話,非讓我去把妹夫殺了,我滿口答應,但是我沒去。

應該是兩口子動手了。

周五,我去日照,回程路過他們家,過去看看吧,是死是活,日子能否繼續過?

濤聲依舊。

家里有客人,妹妹在炒菜,四個男人在喝酒,我一進去,全體起立,招呼就坐,全是鎮上有頭有臉的,其中兩個是混社會的。

我說,我吃過了。

不行,有搬椅子的,有拿碗筷的,就跟伺候大爺似的。

說什么也讓我坐下。

妹夫喝的醉眼朦朧了:哥,什么風把你刮來了?

我說,我來看看你們兩口子打仗打到什么程度了?

他把衣服一撩,你看,這都是她給我wa(抓)的,從認識到現在,我一指頭都沒動過她,你不信你問問她……

妹妹端菜過來,勸我:哥,什么事都沒有了,怪我,怪我。

妹夫這家伙不是很老實,勾搭小娘們,喜歡打麻將,平時還惹事,但是他怕老婆,我推測應該是妹妹抓到了他什么把柄,否則不至于鬧騰。

他們幾個喝的,舌頭都捋不直了,一句話重八遍。

我起身,意思是我先走了,你們繼續喝。

不同意。

我說,我出去打個電話。

同意。

去院子跟妹妹聊了聊,大體搞明白了,就是痞子A想跟妹夫合作包山,她不同意,妹夫噎了一句,你個娘們家知道什么?!

結果打起來了。

平時,都是她打他躲,但是這次在大街上,他可能覺得沒面子,還手了……

我說,包山的事,你管不了就別管了,你自己藏點錢,等他去坐牢的時候留著供孩子上學的。

她說,他就是作死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我說,沒喝酒的時候,找過我,意思是讓我從南方找個人過來承包,然后演雙簧,一方面派人去采石頭,一方面派人去阻攔,意思是他在時刻維護村里的權益,只是南方人太狡猾,管不住。

我肯定不會干的。

妹夫跟我講,一年至少能搞上300萬。

我說,多少錢都不能搞。

他不死心,到處物色合適的人選,甚至打過我的主意,讓我出面去承包,你真是不知道哪頭輕哪頭重了,當時你賭博被抓進去,誰去交罰款把你撈出來的?是我。

而且都不知道你被關在了哪個縣。

挨著打聽的。

我跟妹夫講,非法開采這是違法的。

他說,我能不知道是違法的?不違法能賺錢嗎?

這話有意思。

痞子B出來尿尿,給我遞煙,我不會抽煙,這是我同學,同級的,當年他是體育生,體育成績也不錯,但是家境一般,當時高中都已經錄取他了,但是父母讓他出去打工,他就沒有去讀,而他同一批被錄取的則考出了三個清華大學,都是體育特長生,很轟動,我們村就有一個。

現在胖成球了,在鎮上搞些投機倒把的生意,收豬,收瓜,我有個球友竟然還拜師于他,學習如何做豬經紀,據那個球友講,高峰期,痞子B一天能賺10萬元,天天帶著不同的小娘們。

這些小娘們是哪的?

就是老公在外面打工的那些小媳婦。

痞子B說,到我那里坐坐吧,我給你摘點瓜,咱家自己種的。

我問,大叔現在還弄大棚?

他說,不干怎么著?!

我說,我一會就回去了。

他說,大棚就在路邊,你正好順路。

我說,別麻煩了。

他說,麻煩什么?你要是嫌棄兄弟就直接說。

我只好答應。

他酒也不喝了,開著車,引著我,就出發了,他喝了酒沒有速度感,在農村的土路上跑七八十,那車一跳一跳的,后面碾起了一溜沙塵暴。

他爹在。

我們都認識。

問我爹我娘在城里過的如何,等等。

我的意思是,我要一個西瓜就行,這么大,這么貴。

不。

非要多給弄幾個……

那還了得,我可是開著皮卡來的。

他們幾個人,一會就摘了十多個,我提議,要不這樣可以不?我批發點,拿回去給同事們分分。

痞子B借著酒勁:不要錢,今天給你裝滿!

痞子B又給妹夫他們打電話,都來了,妹夫那輛破路虎很囂張地堵在路口,我心想,還是混社會好,要么寶馬X6要么路虎攬勝。

妹夫喝多了酒,竟然敢攬我了,過去他見了我都害怕,攬著我:哥,哪怕我跟XX離婚了,咱倆也是親兄弟,你也永遠是我哥。

我說,一會,你幫我結算一下瓜錢,我回頭給你。

他說,這就是咱自己家的,小X(痞子B)也是咱自己兄弟,不要錢。

摘了80多個。

差不多了。

我走了,我跟痞子B說,等過幾天我請你喝酒……

他說,你回來,肯定我安排,我把劉XX也喊上。(片區老大)

我說,行。

我不愿意跟他們一起吃飯,他們吃相太慘烈,骨頭就吐在桌子上,喝到盡興時就直接光著膀子。

開車走后,我給妹妹打了個電話,讓她去找老頭把賬幫我結算一下,不能白拿人家的瓜,可以便宜點,但是絕對不能白要,這不是小數目,咱爹咱娘搞過西瓜大棚,有多遭罪咱都是知道的。

妹妹明白。

我剛到縣城,妹妹就給我回了電話,搞定,給了800塊錢。

基本略低于市場價。

那痞子B會不會覺得沒面子?

不會。

因為,山東人的每一句話都是帶潛臺詞的,免費送你是不錯,但是你要懂規矩,要么,你送同等價值給我;要么,你拐彎抹角的把錢給我。

面子,當時給了就好。

過后,還是要講現實。

妹夫主要的生意是放貸,還有就是騙補償,例如前幾年修高速公路、鐵路,他們沿著線路承包,蓋大棚,種果樹,別看這些小混混,能量大得很,別人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時候,他們已經知道大體規劃了。

前幾年又搞了個汽貿店,就是在鎮上賣長城、奇瑞這些低端車型,優勢就是價格便宜,為什么便宜?

就是跨區域參加團購。

例如青島、濟南,一旦有團購他們就參加,七八萬的車子能優惠5000元是非常厲害的,你可以去比價,肯定是這里最便宜,甚至有縣城到鄉鎮買車的。

賣車不賺錢。

不僅僅不賺錢,還要貼上開回來的成本。

靠什么賺錢?

分期付款,賺手續費、利息。

等于自己扮演了銀行的角色……

不僅僅賣車,還有挖掘機、拖拉機,凡是機械類的基本都做。

當年他出事的時候,妹妹提出離婚,我們全家人是支持的,你終于離開了他,可是倆人一見面,又好了,這些年不知道打過多少次,每次都是鬧的人仰馬翻的,有時我在想,女孩子千萬不能遇上痞子,一旦遇上,一輩子都逃不出來。

不是對方控制欲太強。

而是女人會迷戀那種做大嫂的感覺,女人對暴力有著天生的崇拜,例如羅永浩最近在機場打人了,你看下面粉絲的留言,很多人都贊美他打人時好可愛……

有時妹妹來找我,帶一群小姐妹,全是那種打扮,仿佛領了一群雞,我都不允許她帶她們到辦公室,影響我的形象。

若是仔細深入了解一下這些姑娘,其實又是內心很簡單的,她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變成了這副模樣。

可能只是因為懶!

之前,妹夫非要在村里爭村官,爭村官最難的是什么?

把前任拉下來。

老百姓是有羊群效應的,只要在位者沒有大的錯誤,一般都會連任,若是想讓對方有錯誤怎么辦?

就需要有另外一個家族集體鬧騰,說他賣地了,貪污了,違法了……

要不斷地向上折騰。

最終,上面來人了,給開除了。

即便弄下來了,那么能不能選上還是個大問題,問題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需要拉人頭,拉人頭最好的方式就是出錢,但是這取決于上任后的油水有多大,否則得不償失。

我否決了他這個提議。

兩點。

第一、你不該出面去鬧,因為有沒有貪污都是你自己臆斷的,并非有真憑實據,前期只能算是誹謗。

歷史問題,應該交給歷史去處理。

別去翻了,都過去了。

第二、你怎么折磨他們,他們就會怎么折磨你,最終你所有的生意都會停掉,因為你的生意見不得陽光,今天是什么社會了?咋可能允許你這樣的人去當村官呢?連想都不用想,不可能。

最終被我說服了。

你可以為非作歹,但是不能當官,當個小混混就很不錯了,可以在錢的問題上壞,例如收人家的利息高一點,但是在為人處事上要好,例如跟鄰居,跟朋友,都要相處的很融洽。

這類的土匪,往往會成為偶像式的人物。

前提是,真的正,例如《水滸傳》里的那些梁山好漢,現在都成正面形象了。

大家都高估了村官的油水,窮村,無非就是賣點地,賺點差價,萬兒八千的,沒多少錢,富村,也是靠賣地,但是越大的金額越難拿到自己手里,因為所有人都盯著,所有人都變成了會計。

大家為什么還搶著干呢?

榮譽感、權力感。

不僅僅是我妹夫想當,我都想當,而且我想當一定能當上,我有文化,有能力,很簡單的一個問題,作為村民,你們不希望一個有能力的人當村長嗎?帶著大家致富,而且村里那點錢我也看不上眼,不僅僅不會拿,反而會往里貼,我是真心想為老百姓做點事。

我爹總是勸我,你干什么都行,就是不能在村里當官。

否則?

咱家就臭了。

對于過去的賬,我不過問,也不追究,讓歷史來封存,但是從我開始的賬,就要明明白白,有進有出,并且每年要請會計事務所給出一個審計。

這是我的初心。

村里沒有錢,上哪有錢?

賣地?

賣不動了,前幾年土地熱,大家紛紛承包土地,從800元到1000元/畝不等,現在土地什么價?

兩三百元一畝。

甚至白送。

我自己的地都白送了,誰喜歡誰去種,能送出去也算不錯的,很多人家的連送都送不出去,這次我回家轉了一圈,發現有1/3的農田栽上樹苗了,我爹說,也就是樹苗太貴,若是再便宜點,整個田野都是了。

沒有人種地了。

耕地荒廢了,貌似這兩年再也不提耕地紅線的事了。

那種地為什么不賺錢?

虧本。

糧食價格太低。

那國家能否提高糧食價格?

不能。

因為國外的太便宜,糧食是全球定價,我們這邊貴了,國外的糧食自然就流入,為什么貿易戰一打,什么都漲價?

因為,我們的農副產品,包括生豬在內,嚴重依賴進口,我們家過去主要種花生,90年代我們還出口,現在呢?

全是進口。

國外更便宜。

而花生米價格是什么走勢?

近20年,幾乎沒漲價。

國外為什么便宜?因為全是機械化批量操作,而我們呢?還是最原始的人力模式,這種成本是倍數式的差距。

現在我就很理解我爹了,不該去干涉村里任何事,因為那都是一群吃飽了沒事干的人,整天沒事也想點事出來。

別成為他們的焦點,比什么都強。

咱安心過咱自己的日子。

次日,丹丹找我,她是公益組織的群主,很有愛的一個姑娘,在業內口碑特別好,她找我干什么?

聊聊她的工作。

她干保險了。

我問,收入如何?

她說,第一個月就做了1萬8。

我說,很厲害。

她說,我就是偶爾發發朋友圈,從來沒跟任何人推銷過,都是大家主動找我買的。

我問,你怎么打算的?

她說,我想問問你,我在群上發布我現在做保險了,合適不?

我說,不合適。

她問,理由呢?

我問,你老公支持你做保險不?

她說,他不反對,意思是只要我想,他就支持。

我說,你需要知道他內心最深處的想法。

她說,這個我無法知道。

我說,作為我這個外人來看,我覺得你去做保險了,太可惜了,不是說這個行業不好,這個行業也很好,但是不適合你,因為你的羽毛過去保護的很好,但是一旦做保險,這些都會破壞掉,因為咱是縣城,大家還是戴有色眼鏡看待保險從業人員,會傷害到你,包括你在志愿者這個圈子里的權威性,可能你通過這個圈子作為起點會很高,但是有一種傷害是無法愈合的,就是你做過保險,可能你七八年經營起來的光環因為一個“做保險”而瞬間丟掉。

她問,有這么嚴重嗎?

我說,你可以了解一下,做保險的,離婚者居多。

她說,我參加培訓的這一批,只有我一個女的。

我說,我覺得,還是要謹慎!

你開口賣什么都有人買,但是你真的決定拿保險來套現自己的人脈資源嗎?還有一點,就是社會是個大染缸,你努力公關的每一個成功人士,都是可以碾壓你的,他們的魅力是你無法想象的,我有兩個讀者,都跟你一樣善良、可愛,也都是本地的,也做了保險。

一個做了不到半年,離婚了。

我曾經調侃式的問過她,有沒有客戶在你拜訪的時候抱過你?

她很誠實地回答了我:三個。

一個做了幾年保險,給客戶生了兩個孩子。

因為,你接觸的每個客戶的能量場都是你無法駕馭的,你覺得自己足夠有原則,但是在絕對的能量壓差下,你是沒有自我的。

不該讓自己進入這個大染缸,別人問我,我都是回答可以的,鼓勵去做,但是你做,我還是覺得很心疼。

越是簡單的姑娘,越駕馭不了這種能量場。

但是,很難自拔。

為什么?

一方面,我們給她洗腦,讓她跳出來。

一方面,團隊會不斷地給她洗腦,讓她認可這份事業的偉大。

我們的洗腦相比專業的團隊洗腦而言,是業余的。

所以,她跳不出來。

我問她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去擺攤賣瓜?

她很有興趣。

我把皮卡放我們小區南門,我找了個紙箱寫了幾個字:自種西瓜,市場價2塊,只賣1塊5,隨意品嘗。

去隔壁借了個秤。

我們先把瓜挑了一遍,把好一點的朝外擺,差一點的放前面,小區里很多人認識我,若是有老頭有老太問,我就直接送個小的。

我發現我擺攤很有天賦。

自帶能量場?

反正我車往那里一停,就一群人圍著,就跟看猴似的,保安還給人家講解:大作家,人家不差錢,體驗生活的……

不講價。

誰若是講價,我就直接提議,你可以抱個小的回去,不要錢。

我比過去臉皮厚了。

過去,我絕對不可能擺攤的。

現在,我覺得很有意思,是什么事給了我很大的觸動呢?就是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了一個老板,她在賣多肉,8塊錢一盆,是她員工家的孩子得了白血病,她上街義賣,我連多肉都沒要,給了100塊錢。

我覺得這個老板真厲害,能屈能伸。

為了員工,能彎下身子去做這種事,這是多大的格局,我們總是在意什么面子,我們高估自己了,哪那么多人認識你?

西瓜還剩十幾個,不擺了……

丹丹說,我發現你擺攤好厲害。

我說,一般吧。

賣了不到960塊錢。

我覺得其實是可以再次優化一下,三點是很重要的:

第一、你是可信的,例如我們的車,我們的人,一看就跟普通的商販不同,值得信任,連我們收款的二維碼都是用IPAD在那里展示的。

第二、應該提前過好秤,直接在西瓜上寫上價格,誰要哪個,直接自己掃碼付錢,省了中間的交易環節。

第三、廣告牌寫的再用心一點,字寫的工整一點,文案再優化一下,最好成為啞巴模式,就是大家自己挑瓜自己掃碼,連問都不問。

然后去人流量更高的地方,例如菜市場口。

一天賺個千兒八百的沒問題。

我去給小律師送西瓜。

她說,我今天打了一個官司,特別難過。

我問,難過啥?

她說,一個離婚的案子,女的也是83年的,很有氣質,戴個眼鏡,很斯文,跟老公都是本科生,她說她老公一直很疼她,結婚后舍不得讓她出去掙錢,讓她在家做貌美如花的全職太太,結婚也有十年了,給我講了很多幸福的往事和展示了一起的合照,男人起訴離婚是因為有外遇被女方發現后雙方感情一直很冷淡,但是女方并不想走到離婚這一步,開庭之前我也一直以為這個案子可以調解和好,畢竟感情基礎不錯,但下午開庭時我才發現男人的咄咄逼人,為爭奪兒子的撫養權,說女方沒有任何經濟收入,幾年沒上班早已脫離社會,連生存能力都夠嗆,而他有穩定的高收入和更有利的撫養條件;在夫妻財產方面,女方都搞不清他們有多少財產,平時都是男人每月給一兩萬作為家庭開支,法官也知道女方委屈,但你要有證據證明有哪些財產法律才會保護你啊,整個庭審女方一直在強忍著眼淚……

我說,女人被男人慣壞了。

她說,其實是自己過早的放棄了自己,女人不管什么狀態下,絕對不能做全職太太,有一個算一個。

我說,女人一旦做了全職太太,其實就是瞎了眼,因為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了,整個活動范圍就在家里,那么她就會開啟胡思亂想模式,我推薦你部電影,是講一個盲女的,《盲視》,一部挪威電影,非常的好,女人假想自己的老公愛上了別人,又假想是一個辮子男愛上了這個虛擬的女人,場面很混亂,值得一看。

她說,你就喜歡看這類電影。

我說,不是,我覺得到了我們這個年齡了,還去看刪節版的,就太可悲了,我們都是成年人,成年人是教不壞的,我覺得缺少了那些才是缺少了靈魂,故事不再完整。

她問,你看過最亂的電影是什么?

我說,一部西班牙電影《肌膚》,你知道為什么大家很害怕看這些電影嗎?其實內心投射是你對其的渴望,實際上,我對這些看的很淡,我喜歡看背后的故事,我不喜歡看只談戀愛不上床的故事,不上床孩子哪來的?

她說不過我……

她問,XX出事了你知道不?

我說,知道。

她說,牛B了這么多年,最終資金鏈斷了。

我說,若是有高人指點他,告訴他,這些年,賺點錢就去一線城市買上房子,別在縣城投資太多,肯定比現在牛B,因為一線城市的一套房子就是一家公司,而且可以藏富在那里,你有套房子不至于有人整天查你吧?但是你有公司,有經營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她說,讓你說的,我都想去深圳買套房子了。

我說,一線城市的房價至少還會翻一倍的,若是放開限購,翻倍就是分分鐘的事,限購的本身是蓄能過程,外面的人在蓄能,里面的人也在蓄能,未來我們的孩子是沒有機會在一線城市有房子的。

她說,若是什么事都不干,光收房租也挺無聊的。

我說,我看過一個人寫的帖子,在深圳有2000多平的房產,一個月收房租40多萬,全家人都靠這個吃飯,感覺特別的無聊,不知道人生應該干什么,也特別的迷茫,希望大家能給他們指條路,很多人把這個帖子理解為了炫富,其實我是理解他的,因為我們家也是這個狀態,全家人都迷茫,沒有存在感,我媳婦也像那個盲女,生怕掌控不了什么,包括我把摩托車賣了換來的現金,她也第一時間拿去存她自己的卡上。

她問,你覺得賺錢重要還是責任重要?

我說,若是問眾人,大家都覺得責任重要,其實賺錢更重要,例如現在柳傳志又被黑的不輕,但是有一點是大家都忽略的,聯想是中國全球化做的最好的一家公司,是真正的世界品牌,可是大家在努力地扼殺它,抹黑它,理由是什么?你沒有自己的核心科技,你沒有搞研發,你不愛國,那問題又來了,聯想若是去搞自己的操作系統,自己的CPU,自己的硬盤,自己的主板呢?現在?早死了!不能因為華為搞研發而否定聯想的牛B,更不能因為聯想不搞研發而無限拔高華為,我們塑神的同時喜歡踩神,但是被塑的神終究有一天也會被再次踩在腳下,這是老百姓最喜歡玩的游戲,十幾年前,那時書店里擺的傳記是誰的?王石、唐駿、李開復、黃光?!?/p>

哪個又逃得過?!

企業家也有鄙視鏈,例如娃哈哈、老干媽、格力看不起馬云、黃光裕,因為前者他們都是創造者生產者,而后者是販賣者,是倒賣。

企業家這么鄙視,老百姓也這么鄙視。

做實體生意的,一張嘴就罵馬云,意思是他搞壞了中國經濟,讓實體生意沒法做了,早晚有一天會遭雷劈。

其實,想想柳傳志覺得挺可憐的,牛B了一輩子,眾多企業家里大哥大,被眾網友用嘴給斬了。

今天的網友為什么這么牛B?

因為,無論你抹黑誰,都不需要付出代價。

想罵就罵,甚至能換來一聲聲喝彩,罵的好,罵的妙,現在竟然很多人呼吁把聯想給禁了。

類似被我們殺的企業很多。

包括一些疫苗大品牌,我們覺得殺了他們就可以根治疫苗問題,其實恰好相反,他們已經是這個行業里做的最好的了。

為什么中國的食品企業,出問題的都是大的。

因為,小的時候,沒人關注。

所以,做人需要帶著腦子,別輕易喊殺,別輕易叫好,不管別人有多么狹隘,自己先要解鎖自己的胸懷。

對一位企業家,對一家企業,真正的尊重是什么?

“去”道德綁架!

棒是綁架,捧更是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