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7-12–懂懂日記

2019-07-12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在朋友圈發了幾張羊湖的照片。

老李聯系我,問我晚上住哪?

我說,可能是拉孜。

他說,住日喀則吧。

我說,團隊作戰,我說了不算。

他說,到家門口了,怎么也要進來坐坐吧。

我說,那是肯定的。

老李,援藏干部,在山東是個不大不小的官,副臺長,到日喀則提了半級,理論上回去就是一把手,這絕對是鍍金之旅。

很遺憾,沒回去,也屬于集結號系列的。

久而久之,成了山東越野圈子在日喀則的接待點,應該說,是比較高端的越野圈子,例如奔馳G,酷路澤,一般人也接觸不到這個級別。

一般都是朋友介紹朋友。

他能幫著解決很多事,例如沒辦邊防證,想去看看珠峰,安排一些非常規旅行項目,例如在湖里坐坐快艇,你見誰發過在西藏做船的照片?西藏不允許游客下水。

專門解決各類疑難雜癥。

我是怎么認識他的呢?

前幾年,我帶隊來,其中有個女主播,她是他的兵,兵見了老大,那肯定是崇拜,從家鄉帶來了不少禮物,例如茅臺、蘇煙等等,因為她也堅信他回去就是一把手,這是站隊問題,甚至說,來日喀則的重要原因就是上供。

一起吃了飯,唱了歌,我們就算也成了好朋友。

一些能量很強的朋友進藏,特別是商務類合作,我一般也都介紹給老李,因為老李在那邊太憋屈,沒油水,但是一旦有商務合作,那么就有機會,例如我羽毛球搭檔是做養雞設備的,其中有客商計劃去西藏養雞,那我就撮合到日喀則了,年初特意去西藏考察了一番,彼此都有意向,合作應該正在推進中。

老李對我也是略感激,另外經常讀我文章,久而久之,我們的關系就越來越好了,包括我這次走丙察察,他把沿途的救援電話都給了我,列了一個表,哪一段到哪一段給誰打電話,很仔細。

這些救援電話基本上都是兵哥哥,山東老鄉,他們也是一個老鄉圈子,西藏這些路,多是武警負責維管的,包括一些應急救援也是,路上我們多次遇到塌方、修路,都是這些小戰士在搶修,班長一般都是老油條了,不干活,光陪我們聊天,看他們手指蓋上的灰以及不那么整齊的穿著,我就在想,這些都是許三多,家里光知道去當兵去了,沒想到是去修路去了。

可惜,這些資源我也沒用上。

老李為什么喜歡讀我文章呢?

他說,這是想家的方式。

當然,官人說的話,咱要理性對待,都是場面話,聽聽就好,不能認真。

既然老李喊我過去坐坐,我就必須過去坐坐,否則太不給面子了,那我就給隊友們畫餅,我在日喀則有很強的資源,咱一起去拜訪一下,但是呢,最好是買點東西,那么隊長馬上提議,公款報銷。

買點什么呢?

買點既有價值,又能變現的,在咱山東,那就是購物卡之類的,但是日喀則咱不熟悉,那就要先打聽看看買點什么比較合適,實在沒得買了,那就來點實際的。

想來想去,還是給他帶點煎餅吧。

這玩意,在西藏可吃不到。

也就是老李不玩抖音,若是玩抖音,一天能刷到N次我們車隊的視頻,就是因為吃煎餅。

仔細一算,我有接近六年沒見過老李了。

一見面,變化還是很大的。

頭發,幾乎沒了。

我一握手,急忙說,李哥一點都沒變樣。

他一摸頭,頭發都沒了。

在他辦公室坐了坐,就一個感覺,清閑,混日子的狀態,他每天練毛筆字,練劈叉,樓下活動室還有臺球,跟同事打打臺球,別的樂子,沒了。

我調侃,李哥沒在這里找個小嫂子?

他說,喘氣都困難,還搗鼓那個。

非留吃飯。

我們不想,意思是還要趕路,盡量的殺到拉孜,他不同意,意思是來了,怎么不喝點?晚上安排住宿。

很巧,又一撥找他的,貌似還很重要,還要去村口迎接。

那我們就順便告辭。

他安排司機帶我們去加油站,要幫我們加滿油,說現在什么都嚴了,不是過去了,只能吃點喝點還有給加點油,可以用司機的油卡。

我們也拒絕了,不給他犯錯的機會。

把煎餅、咸菜給放下了一些,我們走了。

到了晚上,他問我:到拉孜沒?

我說,到了。

他說,你看這事辦的,你這是弄啥?把哥哥當外人了。

我說,哪有。

他說,可不行。

我說,沒事,耽誤了哥哥那么多時間。

他可能是回頭才發現煎餅給的有點多,過意不去,我特意給解釋了一下,就是幾個兄弟的一點心意,大家也想認識你,對不?所以不需要推辭。

問我們住哪個酒店。

安排下屬把房費給買了單,前臺把我們刷的預授權給撤銷了,順便給送了不少水果,讓我們路上吃的,晚上我們還通了個電話,他給我講了一些注意事項。

我一一記錄。

大家真的想認識他嗎?

當然。

你看一個細節,我們去牧民家做客,牧民很年輕,很現代,很熱情,還炒菜陪我們喝酒,我們呢?把桌子椅子都送給了他們,還額外給了1500元,大家不知道怎么高興了,就覺得認識了個哥們,以后來西藏有人照應了,紛紛合影、加微信,并且把名片推薦給準備進藏的哥們們……

那相比之下,老李就是牧民的萬倍級的大BOSS,他若是辦不了的事,可能就沒人能辦得了了。

這才是真正的資源。

所以,拿幾個煎餅算什么?

而且,他在老家也有余威。

大部分人見他,都是膜拜狀態,我之所以不膜拜,是因為我覺得我無欲無求,另外我們是讀者與作者的關系,他也需要我這樣的朋友,就是無所禁忌,胡說八道的朋友,因為我是無求狀態,那么他覺得我們的關系更加的純粹,他不需要提防我。

從318轉219不遠,我有個讀者在這邊,女的。

她很特別。

會中文。

在成都讀過大學,兄弟姐妹五個,她是老三,她非喊我去她家牧場坐坐,我覺得既然路過,那就坐坐吧,順便體驗一下真正的牧場。

還有一個原因。

就是這些地方出來的人,思維模式跟我們不同,說話有些直接,在日常聊天中,我先后拉黑過她兩次,我給她貼的標簽就是個奇葩。

咱拉黑過人家,人家還要邀請咱去家里做客,覺得愧疚。

那就見見吧。

我們約定了檢查站,她提前到達檢查站,等我們到達檢查站以后,再跟著她的車去牧場。

一見面。

標準的藏族姑娘,但是比較現代了,穿牛仔褲,還染了頭發,身上有牧場印記的就是高原紅與身上的膻味。

在網上,她聊天是比較大膽的。

調侃過我,有沒有想過在大草原上?在車上?在帳篷里?想不想感受一下異域風情?

給了我無限的想象空間。

但是一見面,感覺就是兩個世界的人,甚至有種從古代走來的感覺,她指甲里還有灰,不光是她,我們在草原遇到的,哪怕是兵哥哥,也是如此。

另外,有那么一點壯,我總覺得若是摔跤,我都搞不定她,那屁股太渾厚了,坐下,還不立刻咔嚓。

眼神很陌生。

這個呢,只有到過青藏高原的朋友才懂,吃肉長大的人,眼神是有殺氣的,無論男還是女,都有,哪怕笑起來,也有那么一絲。

開了一輛江淮皮卡。

使我想起了當年談的一個妹子,是干紡織的,我去她的加工點玩耍,發現她自己開著輕卡,自己裝卸。

瞬間沒了胃口。

藏族妹子,我統一稱為卓瑪。

卓瑪畢業后,也搞電商,否則也不可能認識我,電商賣蟲草,還搞直播之類的,今年還做了一個新業務,就是讓人體驗自己去挖蟲草。

一見面,我覺得太陌生,那就沒有去她家的欲望了。

我問了一句,從這里到你家,還有多遠?

她說,開車六個小時。

我問,你早上幾點出發的?

她說,4點多。

她一說這個時間,我就更堅決了,不能去,因為一來一回,我們就會凍在路上,我們必須要在天黑前趕到岡仁波齊。

我說了理由。

她表示接受。

正好我們帶著煎餅和自發熱米飯,那就一起吃個午飯吧,總不能讓人一來一回12個小時被放了鴿子吧,順便把一些我們用不到的物資送給她,睡袋、帳篷、燒雞……

聊了聊。

我問,你現在一年能收入多少?

她說,六七萬。

我說,也不錯。

她說,湊合。

我問,是不是你們上學,賣頭牛就夠了,然后家里還有幾千頭。

她說,那都是段子,大部分牧民家都是特別窮的。

她家一共有70頭牦牛,每年賣10頭,差不多七八年才長大,也就是說,年收入在10萬元左右,這還是毛收入。

她讀的是民族大學,基本沒要錢,是兄弟姐妹五個里唯一讀過書的,并且是唯一跟外族男人談過戀愛的。

與網上不同,在現實中,她格外的羞澀。

沒有爸爸。

但是有叔叔,叔叔也喊爸爸,就是叔叔和爸爸娶了同一個媳婦,按照外人的傳說,就是爸爸們不知道哪個孩子是自己的,其實是知道的。

她的爸爸怎么死的?

牧區也有不少湖泊,其中有些也是需要用小船輪渡的,爸爸就是這么淹死的。

反正,她講這些,給我的感覺就跟故事似的,使我想起了阿來的《塵埃落定》,這部作品之所以很火,與寫藏族題材有直接的關系,因為我們覺得這些東西離我們很遙遠,那些土司像我們內地的地主,又比地主牛B,例如有自己的奴隸,有自己的武裝隊,甚至還有自己的劊子手。

我問她,挖蟲草,一天能挖多少?

她說,不一定,要看經驗,看體力,好手一天能挖個十根八根的。

我問,一年可以干幾個月?

她說,就一個月。

我問,很辛苦嗎?

她說,全程幾乎都是匍匐狀態,晚上就住在簡易帳篷里,很苦。

按照她的說法,很多藏民一年就靠這一個月賺點錢,蟲草這個概念算是給他們送了金送了銀,這東西很考驗耐心,需要全程很專注,據說男人挖蟲草的時候特別費煙,一天能抽三包煙。

我問她,家里有沒有燒牛糞?

她說,主要燒牛糞。

我問,有沒有用牛糞砌房子?

她說,圍墻。

我說,拍個抖音會很火,因為很多人不知道。

她說,你需要我可以幫你拍。

我說,好。

她堅持留,我們堅持走,最終還是走了,她帶了一暖瓶酥油茶,堅持送給我們,最初我的想法是每個人拿礦泉水瓶子接一點,喜歡喝的就喝點,不喜歡喝就算了,她問,有沒有保溫壺?自己家的奶,特別正宗。

于是,我把保溫壺拿去了。

待我們上路后,這些酥油茶就浪費了,因為太正宗,那么味道就太獨特,喝不了,關鍵是壺也洗不干凈了,總是一股味道,最終在路上把壺也送人了。

從獅泉河開始,限速越來越厲害,不遠就一處關卡,時間不到不放行,那么就可以跟各位大神聊聊天,吹吹牛。

最吸引眼球的還不是我們車隊,而是一輛綠色的G500,河南牌照的,我總覺得小伙跟車子不般配,每個車子都有獨特的氣質,例如LX570車隊圍觀我們車子,當時我并不是駕駛員,但是他們也默認我是車主,這東西寫在身上的。

他走的大北線,從鄙視鏈而言,是可以鄙視我們的,因為我們走的219國道,而他走的算是穿越線路。

侃侃而談,每年都出來穿越,什么車都玩,前幾年玩陸巡、途樂,這幾年玩膩了,開始玩奔馳G了,但是他這個車,我仔細一聽,覺得是有問題的,上面標著是G500,但是一聽是柴油聲音,說明是一輛G350,350是比較便宜的,120萬左右,而且這車顏色是改過的。

一聊,咱覺得遇到了真大神,為什么?

人家家里什么車都有。

路上,無論遇到什么大神,我一般都不加微信,我覺得我們交集太小,一輩子聯系不了幾次,以后清理好友還怪不好意思的,刪還是不刪?

那時更尷尬。

綠色G500要求加個微信。

加了微信我一看,他說的一點都沒錯,這些車,他還真有過,因為他是賣精品二手車的……

我就說嘛,他怎么也不像能開的起大G的人,這玩意是裝不出來的,與衣著打扮無關,而是一種整體的感覺,有的人哪怕很邋遢,但是也跟車很配。

路上,真正的大神一般是不說話的。

例如上海的機車隊,光一張滬A的車牌吧,他們是寶馬車隊,我們一路同行,全程交流不多,我們都算機車友,過去聊幾句,但是也不加微信,大叔年齡普遍在40歲以上,你無法從外觀來判斷他們的真實身份,因為風吹日曬,都已經滄桑的不像樣了。

這些,就是真正的大神。

他們不渴望認識新朋友,覺得自己玩就挺好的,包括我們遇到他們摔倒了,下車幫他們扶起來,他們也不會寒暄太多,做個感謝的手勢,起來繼續走。

這個車隊很有經驗。

例如超我們的時候,他們會左右搖擺車身,一會出現在左邊后視鏡,一會出現在右邊后視鏡,讓我們注意到他們。

一提新疆,大家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安全,特別是南疆,例如喀什地區,和田地區,我們看了太多的負面新聞,害怕的要命。

真到了,也就沒有這么多想法了,因為安全的超出你的想象,無論出入城區都會安檢,上高速、下高速都要安檢,每個服務區都強制進入,也要安檢,并且全程有高清監控,監控牛B到什么程度呢?必須能清晰的監控到車子的前后座,我們的大G被攔下來了,理由就是后座上有被子,擋著視線了。

監控拍攝到的,進服務區的時候,車牌就提示了。

城區呢?安保級別更高,入住賓館也跟坐飛機似的,要做雙重安檢,去吃飯呢?

也是。

絕對安全,夜市全部是封閉式的,每個人進入都要提前搜身,有保安,有警察,有特警,吃個飯仿佛帶了一群保鏢。

晚上12點禁宵,我們喝的正嗨,有安保人員過來勸離,我們問老板能否通融?

答復,不行。

老板肯定希望我們多喝點,但是他也沒辦法。

這邊與北京有兩個小時的時差。

晚上12點,相當于北京時間10點,甚至更早,因為這邊晚上10點才開始天黑,仿佛夜生活剛開始,就結束了。

喝了酒,我們幾個歪歪扭扭的走在大街上。

有巡邏的。

我們就喊他們,意思是幫我們拍張照,紀念一下吧,我們是一群勇士,一不小心就同時挑戰了兩大難線,丙察察與新藏線,應該說是喝多了,不知道天高地厚,連巡邏隊員都敢指派。

就在我們準備擺姿勢拍照時,兩輛全副武裝的特警車過來了。

于是,這張照片就有意思了。

一群酒鬼喝多了,三名巡邏員幫著拍照,七八個特警持槍站在旁邊,可能是看我們喝多了,又是游客,也就好言好語的勸離了,意思是抓緊回去睡覺,別溜達了。

很人性化。

包括我們跟當地的朋友交流,當地的朋友也是這個觀點,就是這是中國最安全的地方,隨處可見的巡邏給你絕對的安全感。

所以,很多東西,其實都在于一個“怕”字。

小馬過河,一切在于親身體驗,別人說的終究是別人說的,這就如同進藏,有人覺得很簡單,隨便開個破奧拓都沒問題,但是你問那些把車子翻到懸崖下的人呢?那他們絕對勸你不要去。

應該說,整個進藏,是生命級的游戲。

至少,是有這個概率的。

就是去了,回不來。

包括沿途我看那些騎新藏線的,你想想,汽車都幾百公里沒有補給,何況是騎行了,人說沒了就沒了,是真沒了。

那才是生命級的挑戰。

出來自駕時間長了,就會思考一個問題,就是為什么?

出來的目的是什么?

看風景?

實際上,看到最后,都麻木了,連照片都懶得拍,我記得2012年走青藏線的時候,大家看到了疑似藏羚羊,那都興奮的手舞足蹈的,還要拿著大炮去拍攝。

若是走新藏線。

那,太多了,看麻木了,成群,甚至可以近距離觀察,沒意思了,就是只羊而已,有啥好看的,我們不僅僅見到了羊、驢,還見到了狼群。

我現在越來越覺得,單人單車的才是真正的玩家,因為他可以超越風景,進入人文,像記者一樣去記錄風土人情,看抖音就知道了,我發的那些風景視頻很美,但是沒有多少點贊的,因為更美的我們也在電視上見到過,沒什么了不起。

但是,一旦與人文掛鉤呢?

那就可以。

西藏有個客棧老板,原先就是個攝影師,一直靠賣照片維生,不溫不火,突然有一年,他心血來潮,要去尋找金色牦牛,算是立了一個科研項目,獲得了天額的啟動經費,后來連客棧都不開了,現在成名人了。

我問過卓瑪,卓瑪跟我講,金色牦牛并不稀罕,老一點的藏民都見過,而且總喜歡過來欺負藏民家的母牛。

要說深入生活,這方面,每個作家都是高手,他們對人文的渴望是遠超出風景,到一處旅游,更喜歡逛博物館、紀念館,喜歡去跟當地老百姓交流交流,例如趙德發老師寫《雙手合十》這本書時,走訪了400多家寺院,坐過拖拉機,大貨車,三輪車,那么寫出來的人物才更加的立體。

還有,情種是最適合搞紀錄片的。

因為能搞定女人。

傳言,某探險家,知名,要去穿越無人區,那時他在報紙上已經很火了,出租車司機送他到酒店,他說自己是XXX,結果出租車很崇拜,就連自己也送到酒店了,備注一下,出租車司機為女。

這是給他出書的編輯跟我說的。

去年,濰坊有位朋友到我店里玩,當時我正在賣紅酒,他要兩箱,但是要求自提,這類朋友一般都是想見個面,聊個天。

一見面,很仔細的男人。

就是渾身上下都很有品,穿衣,打扮,很大都市,關鍵是干凈。

他開了一輛超跑。

略女性化的車子,很漂亮,我想拍張照片,但是又沒好意思,他先是急忙解釋了一下,這是你嫂子的車。

后備箱很小,里面有兩箱烏蘇啤酒,他順手搬到我車上了。

這是我第一次見這個啤酒,新疆酒,又不是進口酒,有啥好喝的,再牛B能比青島啤酒還牛B嗎?

也沒當回事。

后來球友請客,讓我當司機去接領導,球友問我車上有酒不?

太好的酒我不舍得,就提議,我車上有兩箱新疆啤酒。

拿來。

大家都是第一次喝,說很好喝。

我沒喝。

這次來新疆才品嘗到烏蘇啤酒,很好喝,聽裝的比瓶裝的好喝,我覺得可以拉一車回山東,給朋友們嘗嘗。

高成本,但是,千里迢迢本身就有千里送鵝毛的感覺。

2010年,我從哈密拉回了一車哈密瓜,結果把懸掛顛壞了,車子塌屁股了,只能一路走一路送,到家的時候還剩兩個。

這次在喀什吃到的哈密瓜,可能是季節不對,不夠甜,西瓜倒是還可以,當然已經比我們山東吃到的哈密瓜強了很多,因為運輸出去的哈密瓜都是青摘。

我印象中最好吃的哈密瓜就是我上次拉回家的那一車,是沙漠里種的,太好吃了,甘甜甘甜的,應該說,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吃不到這么好吃的哈密瓜,因為這么熟了運出去也爛了。

沙漠里的哈密瓜很少有機會運輸出去,一般都是直接在地里切了條,曬干。

喀什的面,大烤串,都好吃。

關鍵是羊好。

使我又想起了老黑燒烤,濟南的老黑燒烤很個性,不預約不接待,不固定出攤,每周可能只出三四天,而且地點不固定,有點類似游牧民族,說不定就在濟南哪個旮旯,但是超級火,說是濟南最貴的,不夸張,濟南名人的標配,你看很多魯能的球星都曬跟老黑的合影。

我和蟬禪倆人吃了800塊錢的。

而且不賣酒。

只能喝加多寶。

他為什么如此牛?

肉好。

肉是從喀什空運過去的。

我在想,是不是當年老黑到喀什吃烤串,很過癮,從而感受到了商機?

藏族姑娘,普遍有高原紅,衣服顏色也不是那么鮮艷,因為只有貴族才可以穿鮮艷的顏色,雖然現在沒有階層之分了,但是大家還是很少穿艷色的服裝。

有那么一點點原生態。

而維族姑娘呢?

我們入住的酒店,門口站著兩個維族姑娘,特別漂亮,穿著艷麗的民族服裝,如天仙一般。

我坐酒店大堂觀察了很久。

發現,跟俄羅斯有點像,俄羅斯的姑娘特別漂亮,但是大媽身材就有些嚇人了,維族這邊也是如此,到處都是胖大媽,特別是有個少婦,年齡應該在35歲左右,化著很濃的裝,有那么一絲現代感,穿著很性感的半透明裙子,但是她那黑色的底褲更顯眼,就跟郭德綱說的相聲一樣,這褲衩脫了若是不說用途,還以為是床單呢。

少說,二百斤。

還有一點,我覺得特別意外,就是維族人特別熱情,有樂觀的成分,仿佛音樂響起人人都會跳舞,他們晚上舉行婚禮,我們吃飯的旁邊就是一場婚禮,人人都是載歌載舞,我們還跟著扭了半天的腚。

到達葉城就算全部穿越結束了,因為新藏線起點就在葉城,剛出安檢通道,路虎衛士就拋錨了,掛上檔不走了。

當時一群維族小伙在訓練。

突然間,飛快的,不整齊的跑了出來。

那場面,咱哪見過。

嚇死了,以為要咋著……

結果,他們是集體來推車。

若是拍個視頻發抖音上,絕對超級火,但是那場面都嚇傻了,哪有心思拍???

對于如此長距離,高顛簸,高速度的穿越而言,不管是什么車子,都會出問題的,只是問題或大或小而已。

其實,進一次青藏高原,能顛覆很多認知。

例如,你可能對豐田有全新的認識。

但凡是比較高檔的酒店,停車場就是清一色的豐田,沒別的,包括指揮車、公務車,也都是清一色的大豐田。

沒辦法,它太可靠了。

出發前,我拍了一組照片,五輛車,猛禽、G63、路虎衛士、陸巡、LC76,問誰是真正的穿越之王?

絕大多數人都選擇G63或路虎衛士。

你就想著一點就行了,玩越野的,終極選擇,都是豐田。

其它的?

都是過渡、體驗,而已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